我们队长哪都好

全职太太们求粮!!!

【喻叶】男人不着家怎么办?在线等!急!(1)

不是那种短甜文,大概是喻文州和叶修在一起一段时间,因为性格方面有的矛盾吧。
当然最后是HE

算是个有几篇的文
ooc
轻微双花,林方

喻文州退役后,闲着没事和广东的一些朋友开了个旅行社,想着还可以带叶修一起到处玩玩。

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叶修是个懒到没骨头的人,让他到处跑?呵呵。

本来投的本钱就不少,喻文州又比较上心,就渐渐做大了,也有了应酬之类的,毕竟商人间很多交易都是在饭桌上进行的。

也经常喝朋友出去吃饭喝酒。

叶修不太愿意一起,他和喻文州在一起到广东三年,还是听不惯广东话,而且也不太喜欢和一些脸上挂笑温文尔雅的商人一起玩耍。

就在最近,叶修觉得喻文州在外面吃饭的次数越来越多了,早知道喻文州是非常自律的人,不存在什么喝酒醉了在外玩到很晚的情况。

总之一句,叶修觉得他男人开始不着家了,于是开了个帖子。

(懒得打贴吧体,所以简单一点)
【标题:男人不着家是为什么】
楼主 忧郁的小猫咪:我和我家男人在一起七年了,他最近有些不着家,是不是不太正常?

一楼 羽生结弦的小娇妻:晚上回家吗?身上有香水味之类的吗。

楼主 忧郁的小猫咪 回复 羽生结弦的小娇妻:额…不太清楚,他这个人太心脏,就算有也不会让我发现的。晚上的话,几乎都回家,但有时候挺晚?

三楼 黄濑夫人:你这个做女人的也太不精心了吧,怎么会发不现呢?稍微用点心就好了吧。

四楼 翔太天使赛高:大概是有外遇了吧

楼主 犹豫的小猫咪:不对,楼有点歪了啊,是不会有外遇的,我知道他是和一群朋友玩是没错,就是说,除了外遇还有什么情况么。

五楼 恋恋世界第一可爱:你们还做吗?如果做的话,频率怎么样?

楼主 忧郁的小猫咪 回复 恋恋世界第一可爱:…还做,还可以吧…

七楼 羽生结弦的小娇妻:傻姑娘啊,男人的话不可以信的,他说和朋友你就信了?
_________
然后叶修就没有回帖子了,他在认真的思考他和喻文州多久没做。

好像前两天星期?不对,当时他们就互相打了个炮,然后……

上个星期好像有一次……记得喻文州说他最近有点忙。

于是他打电话给乐乐

“…喂?叶修?………”

“嗯,是哥,你…”他刚想拐几个弯问问乐乐和大孙多长时间做一次,然后…

“晤……啊……大孙你……我,我接电话…哈…”

呵大下午

然后叶修就挂电话打给方锐

“喂,老叶啊,什么事儿啊?怎么想回来玩玩儿?”

“没什么,就是联络联络感情不是么,方锐大大。”

“嘿,你和我还扯什么啊,没事儿你能想起我?”

“得嘞,那我就直白的来了,你和老林最后一次是什么时候做的?”

“嚯,真直白,你这个下限啊,老林老了,不抵你老牛吃嫩草的喻文州,前天吧。”

“……哦,嗯那你们继续加油啊,我挂了。”

“诶别啊,你们小两口吵架了?哈哈哈多久没做了?怎么样啊老叶,空虚了?寂寞了?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内心毫无波动的挂了电话。

好吧,有波动。

于是他也没什么办法,坐在沙发上,随手点了一根烟,打开了电视,完全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心里乱糟糟的胡思乱想。

这时电视上正在播电视剧。

“喂,亲爱的,我有点生意上的事情。”一个打扮灰常土豪的男人一手打着电话,一手挽着一个穿着超短裙的女人走进酒店,嗯,吃饭睡觉都行的那种,对,忒狗血的那种小制作的剧。

然后有一个男人看见了,打电话给了另一个女人。

哦他俩分别是土豪男的老婆和短裙女的老公。

喜闻乐见的土豪男老婆来捉奸在床,阿不在饭桌。

叶修刚在想这有什么可捉的,喻文州一个朋友的电话来了。

(不會廣東話,用繁體代替了。)

“喂,嫂子啊,你知道小喻在哪嗎?我找他有點事兒,就是找不到人。”

于是一番客套后叶修给喻文州打电话。

“喂,文州你在哪,哥有点饿啊。”叶修说完后觉得,自己的话有点扯,毕竟自己那么大一个人,也不会因为吃饭的事特意找喻文州的。

“喂,叶修,我有点生意上的事,可能要晚点回来,冰箱里有我做好的白斩鸡和素菜,白斩鸡你放微波炉按一下就行了,素菜三分钟六下。”

你是怎么做到和狗血电视剧说的话是一样的。(嘛,因为作者想啊~)

叶修听见喻文州的话立刻在心里接了一句

虽然明显喻文州的交代比起电视剧里走心多了,叶修平常也不会想多。

可是这次

叶修揉揉头发,像往常一样回答到

“可是白斩鸡…”

话音未落就先扑街。

“白斩鸡是凉菜我知道,但是还是要热一下,在广东也一样。”喻文州知道叶修想说什么,然后回答他。

对了,以上就是叶修和喻文州日常的对话,像公式一样,却有着甜蜜和互相了解的外壳,只是干巴巴的甜味。

叶修突然想打破这一切。

“…我不想吃白斩鸡了。”叶修鬼使神差的说了句。

“……那你想吃什么?我给你点外卖可以吗?”喻文州话语明显停顿一下,随后立刻接上。

“不是,哥刚才在看电视,没说你嗯,好好工作啊,我最近想换个手机啊。”

破绽,全是破绽,脱离了公式化的对话,叶修觉得他所说的全都不经大脑。

喻文州肯定听出来了。

喻文州接电话时,周围的朋友们又用“唉,这家伙又给老婆打电话了”的神色看着喻文州,但这次,他们发现,依旧柔声交代吃喝的喻文州脸色有点不对。

“不好意思各位,叶修可能生气了,我今天就先回去了。”喻文州抱歉到。

“沒事沒事文州先走吧,好好哄啊。”

喻文州回到家时,叶修正在端着白斩鸡走向饭桌。

“呦,怎么回来这么早。”叶修看见喻文州并不惊讶,他早猜到喻文州会提前回来,却也没想到这么快。

“嗯,菜热了吗。”喻文州走进卧室换上家居服。

“刚热好端出来没看到么,难不成你手残眼睛也不好使了?”叶修很自然的吐出嘲讽的话,却觉得有点不太舒服。

他和喻文州是恋人关系,但其实很少说贴心肉麻的话。

叶修承认自己矫情了,可他却也挺想在伴侣回家时有句温暖的,但总觉得不太对。

好像和自己形象差距太大?其实以前不是没有思考过这件事。

但无论他说什么,喻文州总能很好的接下他的话语,总能毫无瑕疵的包容他,从来没在他面前说过重话或失控的语句,总感觉每一句话都好像经过推敲,毫无疑义可言。

喻文州好像一直都是温柔的能溺死人的那种,无论叶修怎么作妖,他总是不会真的生气,不是叶修偷偷抽烟的那种生气。

虽然他知道喻文州并不只是温柔,那只是他的教养,还有他待人处事的态度。他表面好像一潭柔和的潭水,可他有属于他自己的拼劲,他可是国家队队长,靠着200+的手速和连自己走时都比不上的双商。

叶修爱的就是这样一个温润而又强大的人,强大的连有时叶修都不能或者说不敢去触摸他的深处,他的毫不设防。

“应该还好,我回来的时候带了外卖,要吃吗?”喻文州微微一笑,拎起刚刚放门口的外卖袋子。

“明天再吃,菜都热好了。”叶修看了看袋子,心里有点不爽,什么意思啊?

虽然是他自己说的不吃白斩鸡。

瞟一眼电视,呵,那短裙女和土豪男终于滚上床了。

一一一一一
欢迎捉虫
觉得ooc啊哭

评论(5)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