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队长哪都好

全职太太们求粮!!!

【喻叶】男人不着家怎么办?在线等!急!(2)

“小张他们要组织集体自驾游,带家属的。”喻文州用略微询问的语气说道,说实话他这回真不知道叶修想不想去。

按平常来说,喻文州确定叶修会想去,就算不是为了景点,叶修喜欢被他扔在家的感觉,但这次他暂时还没猜出叶修的小心思。

“不去。”

果然。

对于叶修的想法喻文州一向猜的很准,不谦虚的说,叶修不愿意去,绝对是对自己哪里不满了。
–––––

今天喻文州回来的很早。

平常来说,他们会做。

站在浴室里的叶修这样想到,手中拿着身体乳。这是喻文州给他买的,一直嫌香没用。

让他用自己嫌弃过的东西其实是挺难的。

所以还是不用了,烦躁的挠挠头,套上睡衣想上次吹完头发把吹风机扔哪儿了,希望在柜子里,喻文州吹完头发是会放回柜子的。

出了浴室门看见吹风机好好的放在洗漱台上。

拖着吹风机的线,踩在毛绒绒的地毯上吹头发,脑子里乱七八糟的。

家里装修的时候他是不乐意大面积铺地毯的,原因当然是嫌麻烦,喻文州说要毛毯的缘故是因为他喜欢不穿鞋在家里,并说明他会整理不让自己操心。可叶修觉得这点小事稍稍注意一下就好了,又不是说自己故意不穿的。

最开始叶修认为这些鸡毛蒜皮的生活琐事不太会影响他们,自己大多不在意,而喻文州虽然会细一些,但应该不会让人觉得烦,会处理很好。但和他在一起生活这些年,发现这些压根逃不掉。

所幸这些琐事有些是让他们有些烦恼,但同时我有种得到生活馈赠的幸福。

喻文州在家少了,他有点不知道自己是该在意还是不该,虽然没有过分,但自己绝对不开心了,如果说他一个老大不小的人去求关注也有点不合适,沐橙说这叫什么“矫情”。

想到这里他记起喻文州朋友邀请他们一同去游玩,不由得对自己无语,明明是想和他多在一起,为什么要拒绝?

一堆问题的吹完头发向卧室走去,喻文州躺在床上身后垫着两个靠枕看手机,一个蓝色,一个红色,都是战队的周边。本来房子装修是喻文州定的大方向,细节家居类的会找很多后再询问自己的意见,装修后风格很一致,偏暖色的灰粽色系。

战队有实用的周边都会给队长一份,两队周边几乎都是挑眼的红色和蓝色。他们也都会收下,叶修属于拿回来有需要就用,这就会出现这种情况,一片特别和谐的色系和家居突然有一件扎眼且画风不符的东西吸引视线。

喻文州几次提议无效后又突然觉得这样也挺好,有生活的味道,毕竟他们家又不是样品房。

随后家里又出现了几个蓝色的周边。

“你想去吗。”

“嗯?我想去。”这么快就服软?这有点出乎喻文州的意料。

喻文州这个人从来不害怕失败,最讨厌事情脱离控制,脱离他的预料,虽然世事大多不如人意,但他的努力,就是把每件事相关的情况联系在一起得出可能答案,并尽力排除所有意外。

和张新杰的严谨不同,张新杰不愿意丢弃任何一种可能情况,从而减小预料误差并做到万全。他则是善于联系所有相关事情,排除可能情况,缩小范围。

和叶修在一起的时间越长,出现预料失误的几率就越小,不过这些对对手的方式放在伴侣身上终归不太好,但他也不能轻易就戒掉这么多年的思维方式。

“那你自己去吧,那个,老魏说找我玩两天。”完了又露出破绽了。

“好吧,记得带好东西,我现在收拾东西,顺便把你的洗漱用品也整理给你 ”喻文州起身。

“叮~”喻文州的手机响了下。
–––––小张––––
“喻哥你去吗?”
“去,麻烦你安排了。”
“几个人啊哥。”
“两个人。”
“嗯好的👌一个房间就行了吧。”
“对,谢谢了。”
“喻哥就不用谢啦。”
––––––––––––––

“那我走了,你下午去魏队那对吧。”喻文州拖着两个箱子站在玄关处对卧室内的叶修说到,并从口袋里拿出身份证放在鞋柜上。

“嗯,再见。”

叶修窝在被子里并不知道喻文州的小动作,心里空落落的,喻文州还真一个人走了。

“叮铃铃叮铃铃~”

“喂?怎么了?”叶修疑惑的问道。

“我身份证忘带了,能帮我跑一趟吗?时间快来不及了,那个它在鞋柜上,我在车库里。”喻文州把两个箱子搬进后备箱,打电话对叶修说到。

“好吧,你等一下。”

叶修穿着睡衣下了楼,刚走到车库就被喻文州搂着肩推进车里。

“你干什么?我下午还要去老魏那呢。”叶修心里隐隐觉得不对。

“小张说要带家属的。”喻文州帮叶修系好安全带自己又坐到驾驶位上。

“可我…”叶修拽着自己穿的睡衣刚想说话。

“你的行李在后备箱,还有,我只忘带了自己的身份证。”

【喻叶】男人不着家怎么办?在线等!急!(1)

不是那种短甜文,大概是喻文州和叶修在一起一段时间,因为性格方面有的矛盾吧。
当然最后是HE

算是个有几篇的文
ooc
轻微双花,林方

喻文州退役后,闲着没事和广东的一些朋友开了个旅行社,想着还可以带叶修一起到处玩玩。

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叶修是个懒到没骨头的人,让他到处跑?呵呵。

本来投的本钱就不少,喻文州又比较上心,就渐渐做大了,也有了应酬之类的,毕竟商人间很多交易都是在饭桌上进行的。

也经常喝朋友出去吃饭喝酒。

叶修不太愿意一起,他和喻文州在一起到广东三年,还是听不惯广东话,而且也不太喜欢和一些脸上挂笑温文尔雅的商人一起玩耍。

就在最近,叶修觉得喻文州在外面吃饭的次数越来越多了,早知道喻文州是非常自律的人,不存在什么喝酒醉了在外玩到很晚的情况。

总之一句,叶修觉得他男人开始不着家了,于是开了个帖子。

(懒得打贴吧体,所以简单一点)
【标题:男人不着家是为什么】
楼主 忧郁的小猫咪:我和我家男人在一起七年了,他最近有些不着家,是不是不太正常?

一楼 羽生结弦的小娇妻:晚上回家吗?身上有香水味之类的吗。

楼主 忧郁的小猫咪 回复 羽生结弦的小娇妻:额…不太清楚,他这个人太心脏,就算有也不会让我发现的。晚上的话,几乎都回家,但有时候挺晚?

三楼 黄濑夫人:你这个做女人的也太不精心了吧,怎么会发不现呢?稍微用点心就好了吧。

四楼 翔太天使赛高:大概是有外遇了吧

楼主 犹豫的小猫咪:不对,楼有点歪了啊,是不会有外遇的,我知道他是和一群朋友玩是没错,就是说,除了外遇还有什么情况么。

五楼 恋恋世界第一可爱:你们还做吗?如果做的话,频率怎么样?

楼主 忧郁的小猫咪 回复 恋恋世界第一可爱:…还做,还可以吧…

七楼 羽生结弦的小娇妻:傻姑娘啊,男人的话不可以信的,他说和朋友你就信了?
_________
然后叶修就没有回帖子了,他在认真的思考他和喻文州多久没做。

好像前两天星期?不对,当时他们就互相打了个炮,然后……

上个星期好像有一次……记得喻文州说他最近有点忙。

于是他打电话给乐乐

“…喂?叶修?………”

“嗯,是哥,你…”他刚想拐几个弯问问乐乐和大孙多长时间做一次,然后…

“晤……啊……大孙你……我,我接电话…哈…”

呵大下午

然后叶修就挂电话打给方锐

“喂,老叶啊,什么事儿啊?怎么想回来玩玩儿?”

“没什么,就是联络联络感情不是么,方锐大大。”

“嘿,你和我还扯什么啊,没事儿你能想起我?”

“得嘞,那我就直白的来了,你和老林最后一次是什么时候做的?”

“嚯,真直白,你这个下限啊,老林老了,不抵你老牛吃嫩草的喻文州,前天吧。”

“……哦,嗯那你们继续加油啊,我挂了。”

“诶别啊,你们小两口吵架了?哈哈哈多久没做了?怎么样啊老叶,空虚了?寂寞了?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内心毫无波动的挂了电话。

好吧,有波动。

于是他也没什么办法,坐在沙发上,随手点了一根烟,打开了电视,完全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心里乱糟糟的胡思乱想。

这时电视上正在播电视剧。

“喂,亲爱的,我有点生意上的事情。”一个打扮灰常土豪的男人一手打着电话,一手挽着一个穿着超短裙的女人走进酒店,嗯,吃饭睡觉都行的那种,对,忒狗血的那种小制作的剧。

然后有一个男人看见了,打电话给了另一个女人。

哦他俩分别是土豪男的老婆和短裙女的老公。

喜闻乐见的土豪男老婆来捉奸在床,阿不在饭桌。

叶修刚在想这有什么可捉的,喻文州一个朋友的电话来了。

(不會廣東話,用繁體代替了。)

“喂,嫂子啊,你知道小喻在哪嗎?我找他有點事兒,就是找不到人。”

于是一番客套后叶修给喻文州打电话。

“喂,文州你在哪,哥有点饿啊。”叶修说完后觉得,自己的话有点扯,毕竟自己那么大一个人,也不会因为吃饭的事特意找喻文州的。

“喂,叶修,我有点生意上的事,可能要晚点回来,冰箱里有我做好的白斩鸡和素菜,白斩鸡你放微波炉按一下就行了,素菜三分钟六下。”

你是怎么做到和狗血电视剧说的话是一样的。(嘛,因为作者想啊~)

叶修听见喻文州的话立刻在心里接了一句

虽然明显喻文州的交代比起电视剧里走心多了,叶修平常也不会想多。

可是这次

叶修揉揉头发,像往常一样回答到

“可是白斩鸡…”

话音未落就先扑街。

“白斩鸡是凉菜我知道,但是还是要热一下,在广东也一样。”喻文州知道叶修想说什么,然后回答他。

对了,以上就是叶修和喻文州日常的对话,像公式一样,却有着甜蜜和互相了解的外壳,只是干巴巴的甜味。

叶修突然想打破这一切。

“…我不想吃白斩鸡了。”叶修鬼使神差的说了句。

“……那你想吃什么?我给你点外卖可以吗?”喻文州话语明显停顿一下,随后立刻接上。

“不是,哥刚才在看电视,没说你嗯,好好工作啊,我最近想换个手机啊。”

破绽,全是破绽,脱离了公式化的对话,叶修觉得他所说的全都不经大脑。

喻文州肯定听出来了。

喻文州接电话时,周围的朋友们又用“唉,这家伙又给老婆打电话了”的神色看着喻文州,但这次,他们发现,依旧柔声交代吃喝的喻文州脸色有点不对。

“不好意思各位,叶修可能生气了,我今天就先回去了。”喻文州抱歉到。

“沒事沒事文州先走吧,好好哄啊。”

喻文州回到家时,叶修正在端着白斩鸡走向饭桌。

“呦,怎么回来这么早。”叶修看见喻文州并不惊讶,他早猜到喻文州会提前回来,却也没想到这么快。

“嗯,菜热了吗。”喻文州走进卧室换上家居服。

“刚热好端出来没看到么,难不成你手残眼睛也不好使了?”叶修很自然的吐出嘲讽的话,却觉得有点不太舒服。

他和喻文州是恋人关系,但其实很少说贴心肉麻的话。

叶修承认自己矫情了,可他却也挺想在伴侣回家时有句温暖的,但总觉得不太对。

好像和自己形象差距太大?其实以前不是没有思考过这件事。

但无论他说什么,喻文州总能很好的接下他的话语,总能毫无瑕疵的包容他,从来没在他面前说过重话或失控的语句,总感觉每一句话都好像经过推敲,毫无疑义可言。

喻文州好像一直都是温柔的能溺死人的那种,无论叶修怎么作妖,他总是不会真的生气,不是叶修偷偷抽烟的那种生气。

虽然他知道喻文州并不只是温柔,那只是他的教养,还有他待人处事的态度。他表面好像一潭柔和的潭水,可他有属于他自己的拼劲,他可是国家队队长,靠着200+的手速和连自己走时都比不上的双商。

叶修爱的就是这样一个温润而又强大的人,强大的连有时叶修都不能或者说不敢去触摸他的深处,他的毫不设防。

“应该还好,我回来的时候带了外卖,要吃吗?”喻文州微微一笑,拎起刚刚放门口的外卖袋子。

“明天再吃,菜都热好了。”叶修看了看袋子,心里有点不爽,什么意思啊?

虽然是他自己说的不吃白斩鸡。

瞟一眼电视,呵,那短裙女和土豪男终于滚上床了。

一一一一一
欢迎捉虫
觉得ooc啊哭

【韩叶(生贺)】韩文清:我以为你是来表白的

熬到0点发文~老韩我绝对是真爱
韩文清:
你说的一如既往是对霸图
我想对你说的是仅此一生
生日快乐
好了正文––––––
3月31日0:00
韩文清一脸黑气,打开门

看见眼前的叶修挠挠头,眼神飘忽磕磕巴巴的说了一句“老韩,生日快乐”

“…谢谢。”

一阵无言,叶修是真的不知道能说些什么,他在门口胡思乱想了很长时间,就只憋出了一句干巴巴的生日快乐,可韩文清却好像在等什么似得,也不说话。

其实叶修挺想直视韩文清的

但是自从韩文清打开门,从头到脚把他看了一遍,简直有种沐橙说的啥“视奸”的意思。然后扫了一眼自己宿舍门口刚刚他蹲在门口抽剩的烟头。

皱了皱眉,随即目光又如同灼烧着的实体化的视线直勾勾的瞪着自己。

叶修开始使劲回想沐橙是怎么教他的。

~~~~~
“…老韩生日?呵呵,又老一岁了啊。”叶修这人从来不记别人的生日,即使他暗恋了三年的韩文清。

其实也许更早。

只是叶修这个从来没谈过恋爱的人,三年前才认清罢了,还不是自己自主认清的。

荣耀教科书是个铁铁的感情白痴。

但是韩文清瞪着摄像头说“我等你回来”那次,一向迟钝的叶修好像从韩文清坚定的眼神中看出了一种叫做“执念”的东西。

开始的时候,叶修抱着这个视频看了三天。

后来没有那么频繁了,但也想起来就看看。

但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就是忍不住。

很快就被沐橙发现了。

沐橙说他喜欢上韩文清了。

叶修呲笑一声表示不相信。

苏沐橙让他试着让自己一个星期不看那个视频,截图也不行,如果没控制住,就证明他喜欢韩文清。

他三天都忍不了。

好了好了哥认了。

然后苏沐橙开始各种打听韩文清的信息。

后来沐橙说韩文清肯定对自己也有好感。

韩文清生日也是苏沐橙说的。

她还说,这日子太适合表白了。

然后他就在3月30号下午被扔到了q市。

然后在门口直到十二点。

~~~~

“还有么?”韩文清忍不住问了。

“有…有,对,是有的。”叶修却还在划水。

“我以为你是来表白的,嗯?”韩文清上前,抓住逃走的叶修。

老韩说的没错,他在坐了几个小时,却只认识到自己有多喜欢老韩。

“哥觉得吧,老韩,我好像有点喜欢…”他话还没说完,感觉自己突然被一个特别温暖的胸膛包裹住,

老韩,生日快乐。

实在太赶了我的天,文真的很粗糙,实在看不下去可能会删吧

【all叶/心脏组×叶】震惊!心脏组居然后悔自己的计策!

设定:

叶修是小团子

他有四个爸爸

心脏组除他自己+大眼

心血来潮的一个脑洞

ooc慎入

心脏组(包括杰希不加老叶)有个可爱的不得了的儿子,叫小叶子,每天早上眨巴眨巴眼睛,用小脸蛋蹭你胸口的那种。

可偏偏心脏组有些恶趣味,他们太喜欢逗小叶子玩儿了

但有时候会玩脱了

像这个周末早上

轮到王杰希做饭,他做了四份蛋包饭

小叶子很爱吃,所以另外四个爸爸也很喜欢

当小叶子揉了揉眼睛,抱着兔兔玩偶走到桌边,他的四个爸爸已经坐下等他了

文州爸爸看见他,冲他温柔一笑,询问昨晚睡的如何

新杰爸爸正在看他的作业,顺便签名

时钦爸爸正在帮杰希爸爸拿筷子

杰希爸爸端了两个盘子放在桌上,然后坐下

小叶子瞟了一眼,加上桌上已经有的两份,好像没有他的

小叶子自小不愿意和别人吃同一份饭,他四个爸爸都知道,但是心脏组又不约而同的想看没有自己份的小叶子会怎么办。

其实心脏组没这么智障,他们分别在商场政界叱咤风云,就是回家了有点智障罢了,好吧还是智障,不对,是幼稚,哦还不对,是恶趣味

介于刚才心脏组一起冲我发射了精神威胁

于是我继续改口

是对小叶子的无比疼♂爱♂

可是小叶子眼皮一翻就知道这几个爸爸想干♂什♂么,不就是想看谁够心脏可以和他吃一份嘛

(天哪我发誓我不用哲学符号了)

毕竟他不智障

但是他也无比“疼爱”他的四个爸爸

虽然他在下楼的时候看见高处的蛋包饭

就是他每个爸爸都可以看见就是小叶子碰不到的地方

也就是他们都认为自己可以装傻看不见的地方

好的小爷我今天心情好,和你们玩玩儿

于是眨眨眼瘪瘪嘴,按照自己规划好的风骚走位,“跌跌撞撞”的向杰希爸爸跑去,抱着大腿蹭了蹭

“杰希爸爸~我可以吃你那一份吗~”

湿漉漉的大眼睛瞅向王杰希的那一刻,他有好几个感受

第一:。。。要上天,不不不,是要升天

第二:果然他只是心脏组的候补

第三:他要背叛组织

小叶子看见王杰希神色动容,直接准备攻破下一位

但是还没有忘记收尾工作,抢在王杰希开口前

“h a 。。。(好*拼音:hao)”

“呜~杰希爸爸你…你…我不要你了!”转头双手扒上坐在一边的时钦爸爸身上“埋头痛哭”。

至于选择时钦爸爸,原因是刚才他向杰希爸爸撒泼时坐在桌旁的三位爸爸只有时钦爸爸痕迹非常浅的捏了捏筷子,而另两位没有动作,所以留到后面。

只感觉时钦爸爸扶了一下眼镜(别问我怎么感觉到的)然后轻轻的摸摸小叶子的背

“小叶子,怎么了吗?”

“我想吃饭~呜呜呜”呵呵时钦爸爸我不会说和你吃一份的死心吧。

“可是我只我一份啊”肖时钦继续引导到

“那…那……”小叶子刚在想自己用什么话接,突然想的个办法,他记得他的时钦爸爸…XX敏感XX

让我们回顾一下小叶子的姿势,双手抱头埋在肖时钦腿上。

计划在脑中成型,小叶子立刻挤出几滴眼泪

肖时钦的裤子很快被浸透,温热的眼泪接触上腿部的皮肤,(虎躯)一振。

肖时钦,扑街。

喻文州眼看着正在忏悔为啥逗小叶子的两人,决定出手,嘴角微微一勾,

“小叶子,文州爸爸这里多一份,你过来么?”

哦呵呵,真当我看不出来那是你的分出来的一半吗,但是他还真得废废脑子,怎么清纯不做作的拒绝。文州爸爸比较难缠,所以要牺牲一下下。

“好~”小叶子挂着极为高兴的神情跑到喻文州身侧。

然后用勺子吃了一口,而后又用勺子戳进喻文州盘子里。

喻文州看见小叶子这么做就知道要坏事,可惜因为某种“生理缺陷”他并没有来得及阻止他。

紧接着小叶子用又不可置信而又悲痛眼神看着喻文州

“文州爸爸,这味道肯定是一份里的,你…你居然骗我,我以为你是最好的…呜呜”

喻文州受到暴击,手中的筷子掉了。

张新杰听见喻文州筷子掉了的声音,有点不敢置信的抬头看看战局,随即推了推眼镜。

“小叶子,你昨天的作业错了三题。”

“才没有!就两题。”小叶子顾不得饭的事,蹭蹭的跑到张新杰身边,他明明和隔壁的小乐乐对过了,一样的,所以肯定就错了两题。

“53面的第4题的答少了一个句号。”张新杰合上作业。

“那不算的。。。。我吃。”小叶子刚想反驳,看见张新杰合上作业,认命的拿起勺子吃张新杰的那份。

肖时钦,喻文州,小叶子同时思考人生,所以最心脏的其实是张新杰么

天哪我这写的什么玩意。。。。ooc到炸

可能会删吧。。。唉